日子之后

截取寸余光阴兑来银子打马    扬起尘土蔽日伴酒旗招摇的呐喊    等待玉宇澄清    执壶庆祝你可以来    你可以引吭高歌远去或将来必须有黑夜和白日交替伴奏必须有    谁的欢呼或懊丧必须有人类懂或不懂的语言你演练一千次    又记忆不起——是的我是说高歌我是说过    他们,及他们的你放眼望去    看到的    看不到的以及忽略,和忽略了的好吧我继续打马    陪你上路翻越你将翻越的经过所有  不能沉默

折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折墨晚安 许我 掉进黄昏里的 那一抹 残阳晚安 记我 睡在梦里的 那一展 远方乌鸦老了 谁人问折翅 百里 倦秋风 凉了 花盏浊酒清茶 梦里见 寂寞 花下幔离人 笔墨散一抹香消 三生叹何人眷 断了几生念梦里生花风吹散伊人恋泪相见若把相思嵌只勾得帷幕白纱线划一盏离别那便是灯火阑珊换一碗尘灰那便是不成悲怜 人生若得 盗满一腹悲欢那便是 花鸟风月飞落得夜无归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首往事就像一杯烈酒饮下一杯杯辛辣不堪回首甚至可以说 更确切的说它 更像一颗飞石 坠入到 那深不可测的汪洋让我疲惫的 不敢挥手我懂得将悲伤隐藏也懂得 把欺骗当成幸福的引号所以我更懂得 知我生命就像她说她说秋天不会来那就证明不会来于是 我们学会了 懂得懂得了 拥抱懂得了 奔跑只可惜 拥抱 不会持久那么 持久 便不会永恒所以奔跑不会持久持久更不是拥抱自然 奔跑也不会拥抱持久所以说 只有死亡才是永恒永恒 才是死亡的终者城市的路灯 真的 很是没有情调点点 星星散落在 墨色里于是 我 点燃了 一根燃蜡烛我把它 放在街角放在诗里 放在门口放在 没有人的角落里蜡烛幽暗 散发着香味香吻弥漫肆意在每个空间的缝隙里空间 透过光亮俯视一切光亮则透过空间照亮一把钥匙钥匙的影子 被光拉的老长 老长长的 只有在午夜里才可以看到长的 只有在黑暗里才足以证明它在 徘徊 舞动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秋悲

凄凉羞涩的细雨 碎落了这一地的悲伤 那声音击碎了我的心 化成阵阵痛的青涩 坠落在    我冰冷的掌心里 直抵灵魂深处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命即是如此 抓起一把便是回忆 便是那略带伤感的孤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时间疯跑    岁月就像漩涡一样    一圈圈延伸 增压    然后    痛苦的人    幸福的人    就会握住手中的纸    在上面画出一个个妩媚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了好久    想了好多    目送秋雨     把悲伤写在手心里 就像你    既是那过往淡漠的红尘    也是 那邂逅了    一地苍白的左岸 多少青春消散    多少时光荏苒    岁月无痕    你远去    我在原地    像一个丢了面具的    诗人     抱着黑暗目视远方    呵    无言忠诚的侍者    你要去哪    是去夜的边缘    还是去    那一望无垠的秋悲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笔若的诗|女人和果实(经典三行诗21-30_朦胧诗_总3辑/10集)

文/笔若(二十一)​意识到我的身份的时候我仍然不知道如何称呼你妈妈,妻子,还是女儿?(二十二)我们最矛盾的事情就是你赶着马儿回家我在石头上脱手套(二十三)​我的信很少我的诗歌很简单我的女人很忙碌(二十四)​那时候的我不爱读书我却娶了一位女诗人我们不会生儿子(二十五)​昨天晚上我没有哭啼我的睡眠和母亲不再像从前那样安稳了(二十六)你说我们不能一起走了因为那里没有人穿鞋我家祖传的技术要丢失了(二十七)头一次走进雪地里去这20多年的冬天也下过雪那时没有诗歌,没有缘分(二十八)想起九月的海湾我便厌倦了旅行我怕经过你家门口(二十九)闭上眼睛,我是一位嚣张的新郎睁开眼睛,我是一位可悲的穷孩子我不能叙述,你不能决定的身份(三十)觉得幸福就是高声的笑觉得悲哀就是偷偷爱着阿姨,我说话,声音好粗糙吧?​【未完待续…】2018年9月14日​注释:本诗歌《女人和果实》首次创作于2018年9月11日,为笔若派的《三行诗》朦胧诗歌专辑首次在《五星文学网》《起点中文网》《青年文学网》等平台进行连载,主要体现了“女人”“爱情”“婚姻”“母亲”“生活”以及生活中的元素所表达出来的情感,它具有强烈的报复性和批判性。特别提醒:该文已获文章著作版权©

对酒当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状元阁里无壮丁,举杯邀月皆女红。六朝金粉对酒歌,满城星宿皆认怂。烟花再美鸿毛轻,昙花一现总是梦。四季雅苑万人颂,竹林七贤佳华庭。无风起浪云出塞,卿本佳人一笑城。

最后一首诗(灰色的未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人们的创作已经厌倦当天空划过最后的黑鸟当机械已经代替了希望是否还有黑暗里的影子在念叨这是最后一首诗最后一首诗让我用黑夜的彩配上无尽的灰让我用冰冷的笔写下潦草的字可是我找不到最合适的羊皮纸它有着历史的痕迹和古老铭文诗人已经无奈先知的眼中看不到未来这首诗也会埋没在黑暗中但是我依然在书写这最后的一首诗天空的彩用颜料抹上城市的灰用雪白盖住而空虚将用文字填满诗里面依旧五彩斑斓可是这终究是诗我无法传达更多落下的笔和废弃的纸黑暗的天和灰色的城冰冷的金属和这首诗终将埋没在慢慢长夜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诗|郎…

临夜了卧在水纹似的网里摩擦缠绕,紧紧相连那儿是风吹柳叶,风向于梢头,牵起的波动萧索的秋风,出出进进柳枝飘荡的时候一同,扬起她的长发在喧嚣的闹市两个人,摆晃相同的方向当黑夜笼罩那一根瘦瘦的铁树穿起亮光的纱衣亲切着,互诉两句吧串一段,叶如愁思的故事你和她之间,总是搁却一席两米宽的记惦……


                                                          图文/小曼

梦 • 驼铃

“胡天八月即飞雪” 。  因见大唐因见揪心的戈壁    戈壁茫茫雁飞过    曾叹残月悬天    刺破苍凉辽远又迫近了    金属敲打节奏如一    金属传送的疲惫以行走的姿势荡开  波及四方向前。挣脱十面埋伏    挣脱咒语某个方向    从前的圣人在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回也贤哉。一句话    肯定出榜样那么  那么忘了柳岸如烟    回望胡天回望戈壁茫茫    回望一直在的地方有一首试图穿越的歌    唱和圣人有个八月硕果累累      充满人间硕果累累    掩埋驼铃上的黄沙

永乐国际 官方网站 app 下载和记娱乐 rb88 和记怡情博 365体育网投官网